隔着动人去翻卷





我并拢松散的黑影

暗夜滚动锋利的草丛

像水一样切割路径


膝盖骨那挺阔的灿烂气势 袖口没有放出半点确凿的美


那盗匪不带皱褶地交错气血

墓穴暂时解不开自己的模式

泥土紧贴它的好处


我的指示弯曲了


岩石那密密麻麻的直肠子如此干脆

肩头有你复苏的无奈

明亮可以一直锻打囚笼

你还要嘴做什么


那时期的进食潜规则还在

我跳过各种大理石墩子,平滑的份量不跑了

错的方向已放不起风帆

柔弱的气味雾化了时间


还能找到穴


短短的局促开始翻卷

再均匀渗透一幕白色

庄稼估摸着天色舒展口气

炙烤鞋,焕发后背


滚落的斜坡伏向可到之处 知情者浓密可鉴




2014.2.28 12:24




震撼的方法




一张嘴模拟了锁孔的意味

眼白轻轻净化那堵门

卷翘的老壳子


各种功能被黑暗卑鄙地焊接起来 一颗心只能轻轻地感受剧烈


影子长出附骨后果真披上了我的细胞

扫荡蒙混过关了

该如何记恨浑噩的体温


纪念点燃了引火线


我咬了五个小时的颧骨

乐趣乖巧地码放起来

齿轮上的橡皮套在回缩时夹走了一切

乏味的紧张让大节奏松散成灾


我第一次把白墙当做我的牙齿

挤掉身上的空间让度

你牵扯着密度和深度叫我跟紧

那四围的沙发布局了我整个人生


一丁点


我不时用白色包裹被切割的两个小时

你用好了你极致的低贱和今日的高风亮节

人人深刻的气味变成尖锐的冷灰色

太多鱼钩一样的力来帮我,并嵌进

最后摩挲的依旧是冬天的五官


中止你的展览

我没能把热血烘干

你说它们不是你的逃兵,是我的死穴




2014.3.26 11:37





他人





她的手臂上长满一排绿荫 拥抱了我们的身体和躲藏的我们


躺椅一般摇晃的嘲笑


她扎起不至于恍惚掉落的头发

鞋印向内密集成高尚的眼珠

重量向上攒动

捡起来的是光亮


她握起的是温暖的形状,是拳头

没有费力割开泡泡

可以存在一层新的广阔里

盖住我们的是潮湿的动作

时而嘶响,时而方整


远处的方位聚足了凝结

她挖起坑来卯足了瘾

弯曲有致的堡垒

轻轻收尾


一束穿堂风

让着,模拟着

这长满小溪的高原




2014.2.26 10:27




美国小说





稀释那清透的水

它在每个动作后占领要地

有时多而苍茫


我的眉心分头失散 我是那列不知自身动静的火车


重复饮食里的日常和平淡

马克杯周围的光

咖啡,咖啡,咖啡

不要奢望高级的隐私享受

自说自话,自己断裂


瘦弱的戏剧性难以成活

我不再挖掘风景

在若有似无里仰躺浸泡


拔出的一根白发又失去下落

痛里的惊喜越来越温热

口味、反应越来越乏

这涌漫的人类


它只管病态地呻唤

像冷却气候一样冷成遍地拐角

它变换着手里的习性和随性

不无严肃地摆弄客观


尽头像钟摆,左右扩充着快要窒息的虚空


2014.2.25 23:14





明天就是这种感觉





(一)




打到妙不可言地断裂

触须吃完了黑玻璃

咬上的台阶掉成决绝


人的风遗落在环绕的态度里 听着干燥,移动的明天等来新的语气


密集的空阔咯掉活物 烧得碎末不露火光


有人长好了竖立的直
静静地放养做派




(二)




关闭的灯睁开了一条死路 你看别处的时候那是我


这不是草丛揽过的境遇

投放一粒药丸或是种子

你有太多的手交错而握


大半截天空都在尝鲜 爬满的玩笑起了毛球


不再是有关的树悬吊起果实




(三)




拔起一条舞蹈时,明晃晃的轮廓拖走了角落

收紧最低劣的泥土

坐向污气


反面被翻成我无法翻越的皱褶


走过这么好的尽头才画上血迹

有人不会去算计日渐失聪的左右

凿穿漫长的介质


撕咬今天,去用光别人的天昏地暗 微微垂落变薄的风气




(四)




这孩子没有多余的指头去享尽心爱的距离

细小的空心已把玩成方向

随意里,扔得只剩表皮


搁一个相似的风景

泥土的声情比你给的还要真

买走明天的人不再给黑色的讥讽垫背


磕磕巴巴的贪婪忙着切割和遮羞
有人叹息了吗




(五)




让图书像下沉一样穿透云层 知识不规则地流向干净的桌面和地面


一种局面遏制一种发酵

哑语里已安装稚嫩的天气

你铺满的手势比显微镜更叫人战栗

疲惫的任何一面都无济于事


低洼是脸颊不忍心的一步 祖国越来越高地倾斜而来




(六)




你割破那老不死的最厚实的一块皮 黑夜流向太阳最腻味的大好时光


曲别针在肠道里正式营生

街头暗语的尾巴滴答着雨水

做作地走出几个不能自已的姿态

用吧,你的纯洁终于长成了笑


哪个房间的眼睛刚好逼真 躺成饱满的空无会隐现效果




(七)




膨胀的暗红接应反复的枯燥

交叉斜靠的肩头便于磨刀,便于写生

你拖拽的塌陷差点茫然

摇摆的高又脱色了


黑色的岸,捞起下坡 游到抽筋的女诗人划不动平静的水


齐耳的哭泣果然无核 你抛出的石块儿不远不近,等待变通




(八)




我笑不出来

飘过的大象卷曲着狭隘的鼻子

阴天,季节还没沉稳到不再多事

我可以收纳到汗腺以外


夏日的风尘平铺广袤的性情 躲到尽头,会干净地分解勤劳


时间不会撬开更好看的口型 大多时候,吞咽了口水重来




2014.5.30 10:58